首页 > 书库 > 《绯兰玦》绯兰美是品牌吗 MB 绯兰玦MB

绯兰玦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主角叫兰儿,鬼医的小说是《绯兰玦》,它的作者是空城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依黎给女儿服下医仙的药后,看到依兰苏醒回来,高兴的抱着女儿转起圈儿!可是女儿的额头还是有些烫,小手也变的灼热起来。“兰儿,告诉爹爹

长江中文网|更新:2020-06-03 16:03:0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兰儿,鬼医的小说是《绯兰玦》,它的作者是空城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依黎给女儿服下医仙的药后,看到依兰苏醒回来,高兴的抱着女儿转起圈儿!可是女儿的额头还是有些烫,小手也变的灼热起来。“兰儿,告诉爹爹

《绯兰玦》免费试读

依黎给女儿服下医仙的药后,看到依兰苏醒回来,高兴的抱着女儿转起圈儿!可是女儿的额头还是有些烫,小手也变的灼热起来。

“兰儿,告诉爹爹,哪里不舒服?”将其放置在雕花床上,心猛的变的不安起来!

“爹爹,玥哥哥呢!他是不是生气了,兰儿不是故意的,真的不是故意的!”头晕乎的厉害,感觉整个人处在火炉里一般难受,可是一想到下午玥哥哥那落寞的表情,依兰心里真的不好受!

“玥哥哥不会生兰儿的气的,兰儿要听话,乖乖的!”心疼的握着女儿的小手,让人备了些冰块在屋里。

“可是,玥哥哥不理兰儿了!”撅着小嘴马上要哭出来了,晃了晃小小的脑袋,想要赶走那份疲惫感。

“不会的兰儿,玥哥哥最喜欢兰儿了。”依黎看着硬撑着的女儿,真想打自己一个巴掌,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,竟然连自己的女儿也保护不了,他算什么父亲。向外看了看,派去找鬼医的人还没有回来,韩大夫也束手无策,难道他依黎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为什么老天要如此折磨自己的女儿。

“爹爹,兰儿好困!”

“兰儿再坚持一会了,戚玥就要过来了,兰儿不是最喜欢戚玥了吗?所以不要睡,不要丢下爹爹!”依兰的脉搏越来越弱,气息也微弱的觉察不到。依黎哽咽着对女儿说道,不能让女儿就这样睡过去,他怕女儿醒不过来,害怕就这样失去最疼爱的女儿,那夕儿又该怎么办?

“可是,爹爹,兰儿真的好困,好困!”想伸出手指,拉着爹爹依黎的衣袖,却抬不起胳膊。水润的粉唇已经失了颜色,泛白的张着想说什么。

“老爷,鬼医……鬼医来了!”踉跄的跑了进来,家童抖了抖身子,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。鬼医实在是太可怕了,差点就没命了!

“鬼医,求您看看兰儿吧!”依黎看着鬼医邪墨进屋后,掀起衣袍竟然坐在外屋的软榻上。急得上前抓了邪墨的手,可还没触碰到就感觉到手心一阵刺痛。

“依黎你如果用师兄的药,那邪墨我也没必要为令千金解毒。我邪墨做事一向偏执,不喜欢和他人同治病人,即使是师兄玉虚子也不行!”揭起青花茶杯泯了一口上好的君山银针,摸了摸腰间的脂玉。

“鬼医,这……这也是情势所迫,我也不知晓!”后悔的紧了紧手指,看到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的依兰。

“情势所迫,哈哈哈!我鬼医用药毒辣,而你竟然擅自插手,那就别怪我见死不救,告辞!”诡意的转了转血眸,冷冷的扫了扫震惊的依黎。携了携衣袖准备离开,可身后一声清脆的男童声引起了他的兴趣。

“身为医者,竟放任病者痛苦,转身离开,你没有资格做好一个医者!”刚好到惜阁门口,洛夕颜就看到一个邪气十足的人走了出来。一双骇人的血眸似乎可以摄取人的魂魄般,恐怖的很!心里有些畏惧,可为了笨女人,他还是不顾及的说出那些话。

“哈哈!有趣有趣,我邪墨行医三年没人敢在我面前说一个不字,你小子却说了!”慢慢的走进屋里,心里已经有了新的打算,也许这次可以找一个试毒的药人,看这小子的资质或许可以考虑考虑。甩出红线枕脉,心里也早已有了对策,可就是想要吊吊他们。

“怎么样了,鬼医,我女儿怎么样了!”看到鬼医平静的面色,依黎也猜不透兰儿到底还有没有救。心里忐忑的厉害,娘子还不知道这里的事,早上用早膳时他让下人备了一份安神汤,所以现在夕儿应该不知道。

“子奚的毒性霸道,正好可以压制住霓裳,如果再加上药浴的话令千金的毒大可完全解了,可是你给令千金服用了解毒的药汤,子奚的毒性大减,所以才出现如今的症状。现在如果解毒的话,就必须将令千金的心头血引出来!”故意吓一吓这个依黎,谁让他擅做主张用师兄的药。当初他下山的时候发过誓,他邪墨至死也不会与他医仙同治一人。至于那个男孩,他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既能让他乖乖的做他的药人,又能继承自己的医术。

“鬼……鬼医……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?依某求求你了,救救小女!”吓得一身冷汗,依黎顾不得面子,撩起暗纹云袍跪在了地上。只要可以救活兰儿,哪怕是他的命也在所不惜。

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戚玥求求你救救依兰!”听到鬼医邪墨说的话,戚玥也被吓了一跳,心揪的疼了起来。笨女人怎么会忍受得了,她还这么小,想起那天依兰哭红的兔子眼,整颗心似乎也变的奇怪了起来,只是不驻的去想她在做什么,会不会想起被人遗弃的自己。如今她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,再也不会逗自己笑,也不会有人软软的叫自己哥哥。一想到这,眼泪猛的汹涌起来,抬了抬头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软弱。

“凭什么?”恶意的扫了扫那小小的身子,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开口求他。

“依兰是我的……”忍受着鬼医无理的打量,咬了咬牙挤出这几个字,可依兰真的是自己的最重要的人吗?憋回那些泪,回看着眼前的邪墨。

“哈哈哈!小子挺有性子,我喜欢,其实要救依小姐也不是非得引心头血,可以用火兰芝和彦霖就可以。”看看火候应该也差不多了,邪墨起身翻转着手里的玉戒。对着戚玥诡意的笑了笑,知道这个男孩肯定会同意自己提出的要求。

“邪墨可以救令千金,但有个条件!”

“什么条件,依某都会答应,只要鬼医救救兰儿!”急切的看向倚在床边的邪墨,依黎心里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,兰儿不用被引心头血。

“是吗?”

“依某绝不食言!”

走向戚玥的身边,邪墨止了步蹲了下来,直直地看向那双有些惊恐的眼眸。忽的轻轻的笑了起来,摸了摸那男孩的头发。

“我的条件是他!”满意的点了点头,这男孩的体质真的符合做药人,如果再加上日后用百毒侵染,他日必将成就大器!

“这……这……鬼医可不可以换个条件,这个孩子,依某没有权利。”吃惊的看着鬼医,戚玥是他带回来的没错,可是他毕竟是个外人,没有权利把这孩子作为条件去救兰儿,如果兰儿醒着的话也不会同意这么做的。

“没有权利,那邪墨只能告辞!”冷着脸看着一脸纠结的依黎,心里一阵冷笑,他们这些为一己之利的商人怎么会考虑到他人的感受。他爹他娘就是被这些所谓的奸商逼上黄泉,如果不是师父带他上山的话,他估计都不知道饿死在荒郊野外。那一脸的假仁慈,看的他一阵恶心!

“既然鬼医如此执意,那依某也不再强求,管家去取雪参交与鬼医。这或许是兰儿的劫数,谁也不可逆转!”转过身踉跄的走到女儿的床边,浑浊的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,用他人命去换取兰儿一命,他依黎做不出来。再者说,戚玥的父母是否在世,他没有资格决定。如果说这是兰儿的劫数,那他们也没有办法去扭转,去违背上天的旨意。

“我去!”

泯了泯干燥的嘴唇,狠了狠心对道。在这里也是被人议论,如果可以让眼前这个男人救依兰,到哪都是一样。一样被人遗弃,还不如跟着这个男人。

“戚玥!”心里难受的发紧,依黎愧疚的掩了掩面。这个孩子已经很不幸了,这次又为了兰儿甘愿跟着鬼医,江湖上的传言自己也听到不少,戚玥跟着他会受罪。可是兰儿如今的状况真的不妙,如果今天不救治的话,那兰儿……兰儿就……

“戚玥是自愿的,您不用自责,如果依兰可以活下来戚玥也还了您的恩情!”自那日被带回依府,自己没有受其他人的欺辱,有大房子住有衣服穿,吃的比以前好的不知道多少,笨女人也不嫌弃自己,坚持和自己玩。这里过得这一个月来是自己过得最幸福最快乐的日子,只是一切都变得太快,他们不得已要做出一些选择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抱着这个懂事的孩子,依黎压制着内心的愧疚将玉玦的一半交到戚玥的手里。

“戚玥,这块玉玦是我们依家的夫妻玉,这一半我交给你,将来凭借这块玉来迎娶兰儿。这是依某给你的承诺,如果兰儿醒着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。记住不要弄丢了,千万记住!”不停地叮嘱,依黎紧攥着那双小手,希望他牢记。

“嗯!”玉玦静静地放在手心里,戚玥定了定心,郑重地点了点头。走到依兰的床边,握住那冰凉的玉手,用脸颊蹭了蹭,心里默默的念道:一定要等他回来,一定要等他!

“好了,搞得我邪墨要他去死一样。既然臭小子同意了,那依小姐的毒邪墨就开始解了!”无语的翻了翻白眼,邪墨出声提示道。搞什么啊,他不过就是用他做药人,虽然有些难忍,但他不会让臭小子送死。嫌弃的看着他们,从衣袖里取出火兰芝和彦霖制成的丹药,那青花瓷瓶里装了十颗,服用十天就可以痊愈。

“这里面的丹药只要服用十天,令千金的毒就可全解,不过千年雪参我必须带走。”将其放置在紫檀案几上,视线转向戚玥。这下回到药王谷,就可以研制鬼魔书上的几种毒药。

“好……好,多谢鬼医!”将丹药给依兰服下,那苍白的脸也渐渐有了气色。浑身的冰冷慢慢褪去,干裂的粉唇也有了几分水润。

“臭小子明天辰时我来接你,收拾好东西等着!”弹了弹浮动的尘粒,收了锦盒拂袖而去。

接下来空气仿佛被静

《绯兰玦》精彩评论

    真的是、愈发喜欢这《绯兰玦》了,这种类似游戏的形式,作者(空城玦)文笔超棒的,读起来也是超级舒爽、不知不觉就那么多章了。我发现我很适应这《绯兰玦》的第二人称诶,文中在最近简单介绍了寡言所处的赫姆兰提斯国周边的国家形势,寡言界面里显示了其他人对自己的好感值,说进来我觉得这和见人知名一样很厉害的一种能力鸭~。有两人会加入寡言的队伍呢,跟随(挂件)预定!我愿意继续跟随寡言继续旅行与战斗鸭!18·12·19 III 14:20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