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重生之文物大师》重生1976之收古董 Basher 重生之文物大师君臣文

重生之文物大师

都市连载中

经典小说《重生之文物大师》由拾寒阶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士枋,包浆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旁边的三爷,发出一声冷笑,但并没有说话。 “十万?”二爷捻着胡子,微微含笑,“小伙子,你是不是看错了?这香炉,可是清代之物,清朝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27 08:01:2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重生之文物大师》由拾寒阶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士枋,包浆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旁边的三爷,发出一声冷笑,但并没有说话。 “十万?”二爷捻着胡子,微微含笑,“小伙子,你是不是看错了?这香炉,可是清代之物,清朝

《重生之文物大师》免费试读

旁边的三爷,发出一声冷笑,但并没有说话。

“十万?”二爷捻着胡子,微微含笑,“小伙子,你是不是看错了?这香炉,可是清代之物,清朝的香炉,仿的是明代宣德年的形制款式,存世量多,没有明代的值钱。我给你两万,算得上公道价格了。”

张扬把铜炉举到对方面前:“二爷,请再次掌眼。”

二爷伸出右手,轻轻一摆:“我们三人都看过了,一致认为,这是清代之物,不可能有差错。”

张扬把铜炉倒过来,让他看底部,说道:“这的确是清代的铜炉,可是,这不是出自一般工匠之手,而是乾隆年间,宫廷御用铜匠秦士枋的作品,此人和玉雕刻名家朱永泰齐名。他的作品,放到今天,绝对值得上十万之价。”

二爷微微动容:“你说这铜炉,是秦士枋之作品?有何依据?”

张扬指着铜炉底部:“古代讲究工匠精神,凡是工匠所制之物,都会物勒工名。每个工匠自己制造的器物上面,都会留下自己的姓名或者记号。请看,这铜炉底部,就有一个枋字,有清一代,名字中带枋字的御用铜匠,也只有秦士枋一人而已。”

二爷拿起放大镜,仔细观察,果然从底部的花纹中间,找到了一个枋字。

这个枋字,隐藏在花纹之间,和炉身浑为一体,不细心的话,很难发现。

四爷上前一步,伸出双手,拿过铜炉,看了看,点头道:“二哥,秦家之物,可以收。”

二爷嗯了一声,再看张扬时,完全没了之前的轻视。

能拥有秦士枋一件传世作品的人,来头绝对不会简单。

哪怕人家现在看上去很落魄,也许是豪门中落?也许是故意为之,低调销货而已?

二爷饱经苍桑的脸,露出一抹欣赏之意,历经岁月打磨的眼神,犀利无比,似要看穿张扬的一切。

“好,那就十万收了。”良久,二爷点了点头,微笑道,“小友,你是省城哪家名门之后?是不是家里遇到什么难事了,所以才来变卖祖宗留下的文玩古物?”

张扬当然不愿意深谈,一言叉了过去:“老爷子,你想听故事的话,我可以讲给你听,不过没这个必要吧?还有三件货,请一并给个价吧,大家都是明白人,就不要再虚头巴脑的了,来个痛快的行不行?”

刚开始的时候,六件货,对方只出价六万块钱,而现在,只是其中三件,就卖到了一个六万,一个五万,一个十万的高价,总价已经有二十一万了!

还有三件瓷器,尚未估价。

二爷拿起那个瓷瓶,更加仔细的观看了一遍,又拿给三爷和四爷。

这一次,三位爷都没有托大,看得尤为细心。

二爷一边看,一边说道:“此瓷丰满,浑厚,古朴,器型线条柔和、圆润,给人以质朴、庄重之感,我没看错的话,这是景德镇生产的瓷器。看这釉色和胎质,应该是葫芦窑所产之物,施釉稀薄,色泽略显青白,辩其包浆,识其形制,这是清朝瓷器的特征,我判断,这件瓷器的年代,在清朝中晚期,这一点,和底部款识大清嘉庆年制符合,到现在,也有两百年的历史了。”

张扬暗暗点赞,心想这博雅轩掌眼的,真不是吹的,瓷器摸在手里,就能断代,还能分辩出来历。

二爷又拿起另外两只瓷碗,辩识之后,说道:“这三件瓷器,应是一套,同窑所出,釉色胎质一般无二。小伙子,我说得对吗?”

“老爷子好眼力!”张扬竖起大拇指。

自己有博物馆,从中得到了诸多比对,翻阅了许多资料,这才能断年识代,而二爷凭的,全是阅历和眼力,这才是真功夫,着实令人钦佩。

旁边的唐装男问道:“二爷,您刚才说的葫芦窑,是个什么窑?听说过哥、官、定、汝、钧等名窑,这葫芦窑,从来没听说过啊。”

二爷哈哈一笑:“葫芦窑,是窑口的一种形制,因窑口的形状前大后小,像葫芦而得名,并非某个窑的名称。在我国陶瓷发展史上,有龙窑、馒头窑、葫芦窑等形制。宋朝之时,我国北方普遍使用馒头窑,而南方大都使用龙窑,后来宋王室南迁,很多北方的工匠,把馒头窑的技术,带到了南方,和当地的龙窑进行融合,产生了葫芦窑。葫芦窑在瓷器史上,占据着显赫地位,堪称承前启后的古窑典范,尤其在明代盛极一时。葫芦窑兼备了龙窑和馒头窑的优点,不仅能够同时烧制不同种类的瓷器,更适合瓷器新品种的烧制,这种窑型的诞生,令我国陶瓷烧成技艺有了长足的进步。”

唐装男异常恭敬的道:“二爷学识渊博,多谢赐教。那这种葫芦窑,现在还普遍吗?”

二爷轻轻一叹,摇了摇头:“清朝雍正年间,葫芦窑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人们对景德镇瓷器品种与花色的需求,于是,一种平焰窑诞生了。这种平焰窑形如半个扣着的鸭蛋,对于烧柴的热能利用更加科学,适合多品种瓷器的同时烧造,所以又被人叫做镇窑。镇窑的问世,把景德镇瓷业推向了最后的高峰。”

张扬虽然有博物馆伴身,但像这样的瓷器史话,却还是头一次听到,不由暗暗点头,对二爷的渊博学识,更是敬佩有加。

二爷放下手中的瓷碗,缓缓说道:“小伙子,你也是内行,咱们就不玩虚的了,这三件瓷器,我报个实价,一起五万块钱,也就买个收藏品了,以后能不能升值,那得看运气。你要是觉得行,那就留下吧。”

这个出价,远远高出张扬的预期。

他本以为,这清代中晚期的瓷器,每件只能卖个一万左右呢,没想到对方出了三件五万的高价。

“多谢二爷,那就成交。”张扬也不含糊,没有多余的一句废话。

六件古玩,八千八的成本,卖到了二十六万块钱!

难怪有句老话说,粮食布匹十分利,中药当铺百分利,古玩字画千分利!

只要你有眼光,有实力,以小博大,一夜暴富,不在话下!

“小伙子,你是要现金,还是银行转账?”二爷问道。

张扬现在还没有银行卡,便笑道:“现金吧,我这书包空了,正好可以背回去。”

二爷好心提醒道:“你一个人?背这么多的钱,在外面行走,可得小心在意,最好尽快回家,或是转存银行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二爷。”张扬好奇的问道,“你们是不是对瓷器特别在行?”

二爷微微一怔,问道:“你何出此言?”

“贵店所摆古玩,大都为瓷器,而你们对瓷器这一行,也特别专精。”张扬观察入微,说出心中所想,“当然了,我不是说,你们不懂其它种类的鉴定。只是对瓷器更为专精一些。”

“小伙子,你眼力不错啊!”二爷笑道,“所谓术业有专攻,我们陈家,最厉害的项目,就是瓷器,近来兼营书画和其它古玩。”

说着,他对唐装男道:“泡壶好茶,请这位先生略坐,另速备二十六万现金。”

唐装男恭声答应,转身去办。

二爷请张扬到里面雅间。

张扬也不虞有他,施施然走了进去。

里面摆着茶桌,一套红木沙发。

三位爷坐下来相陪。

“小伙子,你家里,还有什么古玩?如果想出手的话,请优先考虑敝店,一回生,二回熟,本店百年信誉,保证不让你吃亏。”三爷手里盘着一串檀木珠子,那串珠子,包浆厚实,颜色匀,珠子亮,表皮透,水头很足,如玉如绸缎一般,很难相信那是一个木头发出的光彩!

“有的话,一定和贵店合作。”张扬淡淡的回了一句,心想如果不是我懂行,早被你们杀了黑去,果真是无商不奸。

一时有人送上茶水,二爷不断探询张扬来历和家承,都被他一一巧妙应对,并没有透露自己身份。

唐装男提着一个密码箱进来,放在茶几上,又搬来一部点钞机,插上电源,拆开一叠叠的钱,哗啦啦的点起钞来。

房里一时沉寂,只听见钞票响声。

张扬虽然信得过这种百年老店,但钱财数目,当面清点一遍,才是最放心的。

一时点完钞,张扬把二十六叠钱装进书包里,背在胸前,拱了拱手,说道:“谢谢好茶,我先走了。”

二爷嗯了一声,对唐装男道:“送送贵客。”

唐装男送张扬出来。

“贵客慢走,欢迎下次光临。”外面柜台上的收银员躬身相送。

“需要我派个伙计送送吗?”来到门口,唐装男问道。

“不需要了,谢谢。”张扬摆摆手,走了出来。

刚才来的时候,他看到街边有家银行,想先去把钱存了,背这么多钱在街上走,的确不太安全。

毕竟是头一回来,街道两边的门面,又长得极像,走了段路,张扬才发现,自己看错了方向,走了反道。

他也不回头,信步往前走去,顺便把这古玩街给逛一遍。

《重生之文物大师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重生之文物大师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拾寒阶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秦士枋,包浆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拾寒阶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重生之文物大师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秦士枋,包浆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