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逝后至候》逝后 LOLI 逝后至候耽美狼

逝后至候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主角是柳因风,林逸情的小说《逝后至候》此文是水语金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自逸安酒楼开业近半月的时间里,生意一直做得红火热闹,俨然要将食安居给比下去,也是因此,在这段时间里,柳因风会出现在食安居里的时间

|更新:2020-07-18 16:06:0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是柳因风,林逸情的小说《逝后至候》此文是水语金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自逸安酒楼开业近半月的时间里,生意一直做得红火热闹,俨然要将食安居给比下去,也是因此,在这段时间里,柳因风会出现在食安居里的时间

《逝后至候》免费试读

自逸安酒楼开业近半月的时间里,生意一直做得红火热闹,俨然要将食安居给比下去,也是因此,在这段时间里,柳因风会出现在食安居里的时间,不得已也变得多了起来。

“老板,咱们是不是也要想想办法啊?”李佳提着毛巾在大堂里晃了两圈,桌椅板凳擦了个干干净净,借着来给坐在窗旁的自家老板添水的功夫,忍不住开了口。

眼下是午饭刚过的时辰,以往的这个时间,一楼大堂里还得有不少桌将要酒足饭饱的客人,可是自从对街的酒楼开张之后,情况就变得不太好了。

原以为就是新开张热闹个三两日的事情,谁知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情况似乎还有更糟糕的趋势。

林逸情这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动真格的了?

柳因风自窗户瞥向外头逸安的招牌,对于食安居的近况倒是没怎么上心,至少是比不上眼前说话的李佳,大概还有不少其他店里的人吧。

“你先忙去吧,顺便叫老赵炒两个菜,多放点辣。”柳因风连头也没转,只听李佳应了一声,片刻后转身往厨房的方向去了。

她转头随意朝大堂里瞥了一眼,确实还挺清闲的,不过她还是觉得,这实在也不是一件多么值得人去操心的事情,至少应该有人比食安居的老板更加上心才是,不过……

林逸德这个该操些心的人,最近怎么倒没什么动静了?

要说这兄弟两人,也还真可算是有趣,难怪谁都没能娶上媳妇,到如今还是三个人不上不下的局面。

不过眼下坐镇食安居的人如果是沈安然的话,她会是怎样的反应,又想如何去做呢?别说,柳因风倒真还有那么点好奇了。

老赵亲自端着菜从后头走了出来,准备了两副碗筷,还拿来了一壶酒,看来是有边吃边聊的意思,“老板,来,左右今日也不忙,咱们喝一杯吧。”

柳因风笑看了这人一眼,也接过了一只酒杯,没有拒绝,由着人倒上了一杯酒,然后举杯示意,“知道您平常也不怎么喝酒,我干了,您随意。”

老赵是个爽快的人,一杯酒仰头就下了肚,见身边坐着的人也一饮而尽了,又咧嘴笑了笑,却没敢马上续第二杯,倒是抬手把碗筷往那人眼前推了推,“先尝尝这菜,可别喝醉了。”

沈安然酒量如何,柳因风自然是不知道,但她觉得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,反正这一杯下肚,好像就能觉出脸上泛着些热意。

柳因风自己倒算是个能喝酒的人,也从未醉过,只可惜在南毒之内禁酒,所以她轻易也没什么机会能喝得多了,眼下是个喝酒的好机会,但这身体却未必允许。

柳因风自斟了一杯,又给老赵也添满了,这酒虽说不是多名贵的佳酿,但自酿的酒却也清香甘美,喝来也不错。

她抿了一口,抬眼往老赵处看了看,心知这人必然是有话想说的,“老赵,你在食安居也挺长时间了吧。”

“是啊,当初还是慕您的手艺来的,也算是学了不少,可惜现在您不能一直待在店里了,要是您下厨,食安居的生意肯定红火。”

老赵又饮了一杯酒,说完这话视线从桌上的几道菜,移到了她身上,“看您近来好像口味有些变了,是不是研究了什么新菜式出来啊?”

柳因风看着老赵有些期待,还略带发亮的眼睛,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毕竟这段时间店里的生意也没什么起色,虽然她倒是常来坐坐,但说白了,其实也什么都没做。

可真要说到厨艺这个话题上,柳因风实在没法以沈安然的身份自居,不过若是以她自身来说的话……

“其实我早就想过了,不过以眼前的处境来看,其实是不是我来做菜,倒没那么重要,毕竟食安居也开了这么久了,知道的人也并非就这两日,所以若说真要做些有益的事情,倒不如就做些特别的东西吸引人关注。”

老赵放下杯子,停了动作,正定定地看着说话的人。

他然后默默思考了一下,“听您这么说,好像也有道理,不过对面分明是冲着咱们食安居来的,若说刚开业的那两天还情有可原,现在您看他那店里的架势,分明是有意挤兑咱们吧,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
“没事儿,你们安下心来,别自乱阵脚就行,要是觉得店里冷清,就像你之前提的,研究几样新菜色,上次说的做蛇就不错,门口再挂两条蛇皮,过路的说不定还看个热闹,总之人吃的也就是一日三餐,如常就是。”柳因风随口说道。

老赵想了想,点了点头,喝了口酒,转而又低头去想,一时倒有几分醉意的样子。

柳因风也淡笑着喝了口酒,才有的那点好心情,却是被随即走进门里的人给搅了。

“来人啊,这什么破店啊!大白天的这是打烊了,人都死光了!”一胖一瘦的两人进了门便喊,李佳听了动静忙赶了过来,只是被柳因风先给开口拦下了。

这两人几次三番如此,若再说是无意的,怕是也没人能信。

“今日歇了,二位出门别处去吧。”柳因风冷冷一开口,毫不客气地拿眼角瞥着那碍眼的身影。

那两人倒不是能识时务的人,摇着膀子撇着嘴往柳因风跟前走来,撞上腾地站起来的老赵,跟着停下了步子,只是嘴上却不是能老实的,“怎么,客人上门还有往外赶的道理!?得了,今天沈老板只要说句食安居倒闭了,以后关门大吉,那我们哥俩转身就走!”

柳因风起身拉了老赵一把,然后慢慢走到了这两人跟前,“二位客人这是要吃饭?”

“废话!不然来吃你也行啊。”一人笑道。

“既然要吃饭,那跟我来吧。”柳因风勾唇淡淡看了一眼,越过这两人,便径直往门外的方向走去,“这顿饭我请你们。”

那两人愣了一下,彼此交换了个眼神,然后转身跟着前面的柳因风出了门,只是没想到,最终却是被带到了对街的逸安酒楼里。

这两人对于要进逸安酒楼这件事情,似乎还颇有些迟疑,如同那日柳因风眼见二人撞上林逸情的时候,不过最后这两人还是与她前后脚进了楼里。

“先上一壶好茶。”这还是柳因风第一次走进这里,不免四下多看了两眼,店里的伙计见是她也是不由一愣,正要引着一行三人往雅室里去,却被柳因风给拒绝了,“我们坐这儿就行。”

这会儿的酒楼大堂里,人来人往的也是热闹。

她要的茶水很快便上了,伙计正要给客人倒茶,便被柳因风起身给挡下了,“我来就好,”她转眼看着同座的另两人,亲自动手拿起了他们的茶杯来,“请喝茶。”

倒好了一杯再去拿另一个人的杯子,指尖的一点粉末轻飘飘地落进了水里,转眼间正好对上了冲这里走来的林逸情。

那目光不知何时静静望着她,迎来了她一个极为陌生的眼神,和嘴角意味不明的笑意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林逸情走了过来,看了看她,又蹙眉瞥了桌上的两人一眼,只是还没等被盯着的那两人有所回应,一个茶杯碎裂的声音响起。

一胖一瘦的两个人先后捂着肚子,从椅子上落了地。

出现异样的两人,一下子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,林逸情也是一惊,看向佝偻着半身的两个人,然后不由又看过静静站在一旁,好似云淡风轻的她,回过神来,只得匆匆喊了一句,“快叫大夫来!”

“这……是这茶水不干净!”那瘦子挣扎着喊道,此时只觉得腹痛如绞,喉中如有异物,直犯恶心。

林逸情沉着脸听着这拼力喊出口的话,自然周围凑上前来的不少人也都听见了,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不断,最后事情便由一杯茶,一杯在逸安酒楼里喝到的茶,自然牵连到了这个地方,和开这店的人。

只是……“是她!是这个女人下毒,茶是她给我们倒的。”此话一出口,顿时一片哗然。

柳因风不由在心底冷笑一声,心想自己果然是太仁慈了些,如果是奔着取人性命去的,这两人此刻就不是瘫在地上多嘴,而是该入土为安了。

风头一转,众人眼中的食安居掌柜的,沈安然,立刻变成了风口浪尖上的那人。

“你们没看吗,原本好好的一个人,现在开始把毒蛇贴身带着了,指不定就是被那蛇给毒到的。”人丛中眼光颇犀利的一人,摇头晃脑地向身旁的人指着柳因风说道。

柳因风有些想笑,可是以沈安然的面孔,她实在笑不出来。

她抬手掩口轻咳了一声,嘈杂的声响倒是稍稍安静了一下,也就在这反手之间,柳因风默默将一粒药丸送进了自己嘴里。

然后她拿起了桌上完好的,盛着半杯茶水的另一只茶杯,淡淡抬眼说道:“刚才这两位说是因为喝了茶水倒下的,还说这杯中之水有毒,我手上的就是剩下的,未喝完的其中那杯,现在由我喝了。”

柳因风说完话,才要动作,一只手却终是被拉住了,然后这杯茶水便到了林逸情的手里。

他深深看了跟前的人一眼,然后仰头喝尽了杯中残茶,又对众人说道:“茶是我逸安酒楼的,自然该由我来试。”

柳因风心中一跳,暗道不好,解药她随身只带一颗,刚才还进了自己的肚子里,再一看林逸情,脸色渐变,正咬牙粉饰着什么。

她接过那手中紧捏着的空杯,顺势扶住了林逸情的一只手,表情淡然地看着他,“刚刚好像一片茶叶沾到了你的牙齿上。”她一边说着,然后自然伸出手来,探向了林逸情的嘴唇,以眼神示意他张口。

薄唇轻启,随即好像有一点血腥的味道点在了口里,林逸情不觉咽下,

《逝后至候》精彩评论

    这个作者(水语金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逝后至候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