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》羊毛 袜 过膝 第四十章 爱情哲理 羊毛袜里的断指甲小白文

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》羊毛 袜 过膝 第四十章 爱情哲理 羊毛袜里的断指甲小白文

发布时间:2020-09-17 00:06:29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周世矜 状态:已完结

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》为周世矜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我是青鱼,你是崔生吗? 我回到家,我们的家,等你回来。 你会回来吗? 天气变寒了,黄昏来临。 我心情虽然还是那么复杂,但却没有昨

>>>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》在线阅读<<<

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免费试读


我是青鱼,你是崔生吗?

我回到家,我们的家,等你回来。

你会回来吗?

天气变寒了,黄昏来临。

我心情虽然还是那么复杂,但却没有昨天的焦急和痛苦,相反,我有一颗平静的心,青鱼的心。

走到沙发上,把电视打开,还是上次的HBO美剧,依旧那么好看。

男主角和女主角相爱之后,经历了很多波折,现在上演的是男主角的前女友和女主角争吵的画面。

前女友长得一点也不女主角差,反而还有高贵的家室,过人的智慧,她声称她才是男主角永恒的爱人,而女主角只不过是个不知羞耻的第三者,在玩弄男主角的感情,根本不爱他,反而伤害折磨他,要女主角自己主动离开男主角,不然,她会自己把男主角重新抢回身边。

我看着很认真,人也被带进剧情里去,成了她们中的一份子。

这时候,女主角满脸惭愧,但并不怯弱,这大反她之前在剧中的形象,她坚定地对前女友说,“没错,我之前并不喜欢他,捉弄他,戏耍他,可当他吻我的时候,我才知道我这么做,他不但没有怪我,反而更加爱我。我是个有眼无珠的女人,但并代表我没有心,人都有心的,都会被感动融化的,女人更会爱上感动自己的男人,我现在可以告诉你,我爱他,爱是种情感,是种美德,不是你争来抢去的物品,更不是你战胜我的奖励!我们互相都爱着对方,你已经错过了他,这一生,他是我的,爱是永恒不变的的!”

我不禁为女主角这番话喜极而泣,她终于肯承认自己对男主的爱了,她没有发现,在她含泪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男主正站在她背后看她,两人对视,拥抱在一起,前女友尴尬地走了,男主连她的背影都不去看,全心全意爱女主。

看到这一幕,我不得不承认导演和编剧真的煞费苦心,安排这么多劫难让二人经历,种种磨难,让二人爱情更加茁壮深刻,以前流过多少泪,现在换回多少笑!

剧情还没结束,只是第一季,按照美剧的习惯,恐怕这部都市爱情剧起码也得三四季才会完结,但幸好,第一季有个美好的结局,观众内心得到满足,会更加期待之后的剧情是什么样的。

我要写个评论,好歹我也是文学院的,这部剧集让我明白了很多,收获丰富。

正准备去拿笔和纸,有个好听的男音在后面轻声响起。

“你相信男女主以后会永远在一起吗?”

我猛然回头,是你!

“经勇,你回来了?”我不敢置信。

“刚刚我陪你看了一部好剧。”你微微一笑。

我穿鞋下地,走到你面前,看着你。

现在,轮到我们互相对视谈心了。

但我们都好久没有说话,谁也无法开口。

“我……”还是我先说。

“你什么……”你笑说。

我是青鱼,你也一定是崔生。

我在心里默念这句话,心里涌出巨大的勇气。

“对不起,是我不对,请你原谅我,我以后再也不会发脾气了,经勇,我爱你,你肯原谅我吗?”我昂首看你,语气诚挚,每一个字都是我对你的深情。

你笑了,上前一步,双手捧着我的脸,柔声说:“蘩,不要这么说好吗,是我不对,你发脾气是应该的,我从来没有怪过你,你永远不会让我生气的。”

我哭了,被你感动哭了,你好爱我,我却忽视不见,反而对你不理解,生闷气,耍性子。

这一切都是我在自作自受,活该报应,今后我要好好爱你,永远永远不再惹你生气,我们将幸福快乐过好每一天!

第二天,我和你躺在床上,我不肯起床,我要好好弥补这两天你的空缺,多挨在你身边,多看你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我枕在你的手臂上,吻着你的肩膀,轻声说。

“在想我们以后。”

“我们以后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

“还没想好。”

“你想好了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以后的事情,我们以后再慢慢协商,我相信以后必定不离不弃,白头偕老!

“今天你要出去吗?”我问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以后你出去,我不会阻拦你,但你要告诉我一声,好吗?”我抬起头,看你。

你用手抚摸我的头发,深情说:“我今天为什么要出去呢,我可以在这陪你的。”

我满意着把脸贴着你的胸膛,贪婪闻吸你身上强烈的男人气息,好醉人。

我燃起了情欲,向你取要。

你这次没有拒绝我,迎合我的每一动作。

事后,我感到好满足愉快,全身说不出的轻松舒适,每个细胞都在加速奔跑。

“你的头发长了!”我趴在你的肚子上,你捋顺我的乱发,感慨说。

“时间久了,当然会变长的。”我懒洋洋。

“现在的你和我四年前初见你时,头发差不多长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我换一边脸贴着你,这样可以看到你的脸。

“四年前,你的头发在花海里,被春风一吹,四处飘扬,像个童话里的公主。”

“公主?我是你的公主吗?”

“我当时从没有想到能有一天和你在一起,成为你的恋人,我很感谢上天,让我再次遇见你!”

我把头移到你的脖子下面,亲亲你的下巴。

“那就恭喜你了,得到了你梦中的公主!”

“但我不一定是你的王子。”

“谁说你不是!”我用手摸摸你的嘴唇,调皮地回应你。

你看了我好一会儿,忽然说:“昨天你是不是很伤心,哭了吗?”

“你说呢!还好我有紫依,她安慰我,开导我,我才能恢复过来,不然你以为呢!”

“紫依和你说了什么?”你问我。

“也没什么,不过她给我讲个了故事。”我甜甜说。

“什么故事?”你好奇。

“这个故事叫做青鱼和崔生,是一个浪漫感动的爱情故事……”

我把紫依的故事和你复述了一遍,但我没有紫依那样的口才,很多情节都忘了,说得缺枝少叶,但终究还是把这个故事说完了,我渴望自己也是一条青鱼,也能遇上一个像崔东河那样的男人,我们融为一体,永不分离。

当然了,紫依还给我说过很多故事,其中,最重要的故事当然是断指甲的故事,但我并不准备告诉你,紫依说过,断指甲故事只能讲给女人听,男人听了就没意思了,断指甲也就不是断指甲了。

“说完了,怎么样?”

你叹息一声,俊伟的脸容表情不定,眼神复杂。

“故事倒是个好故事,但……”

“但什么?”我问。

“没什么,你呢,有什么想法?”你又反过来问我。

“我超喜欢这个故事,要是这个故事的女主是我就好了!”我向往着说。

“所以你就想变成青鱼,和凡人相爱?”你笑说。

“嗯嗯,而你就是崔生,是我故事里的男主。”

我坐起身,低下头俯视你。

你沉声说:“也许我们本来就是故事里的男女主,世上有太多数不清的故事了,每个人都是里面的主角,只是本人不知道而已,如果她或他知道的话,这个故事就不是故事了,而是……”

“而是什么?”我好奇。

“而是一部剧集,就像你刚刚看的美剧一样,其实每个演员在拿到剧本之后,就知道了以后的剧情和结局,都只是在根据先安排好的角色在扮演而已。”

“可我希望我们之间的爱情不是一个故事,而是一部剧集。”我说。

“哦?”你不解。

我慢悠悠说:“这样的话,我就不用担心未来是什么样的了,我知道剧本,就知道你和我未来怎么发展,结局是不是抱在一起,我们之间的爱情是不是永恒的,你是不是会在某一天离开我。知道永远比不知道要好,起码我可以改变角色,甚至不去扮演这个角色,而故事呢,我们都是未知的角色,生活在现实世界中,我是我,你是你,我们无法控制将来,只有走一步看一步。”

的确,我和你之间的故事,在多年之后,被我记载下来,我们都是男女主,羊毛袜里的断指甲中的男女主!

这一天,你真得陪我在家里,没有出去,可是,这一天并不是第一天,我们没有一个好的开端。

在大多数时间里,你一般是待在你的书房,画画或者看书,而我则是看电视,做家务,睡觉。

我们兴趣不同,爱好不同,习惯也不同,刚开始,我们因为深爱对方,相处得很融洽,互不干扰对方生活,晚上一起睡在床上,让爱情在肉体上得到释放。

我是个**很强烈的女人,紫依说得对,我的确不能缺少男人,因为年轻时候的我,不懂得怎样约束自己的情感,抵制自己心中的欲望,在诱惑面前,毫无抗拒之力。

为此,我愧疚终生,因为在你我分手之后,你始终不变如一,独自前行,身边没有半个女人的影子,你这一生,只有我一个女人,其他的女人连你的手指也没碰过。而我,却有很多男人,最后还和一个男人结婚了,这个和我结婚的男人并不是你,是别人,我不是个忠贞专情的女人。

谁说世界上没有专情一生、永守节操的男人?谁又说世上女人总是深情不变,为爱而活的女人?

说这话的人,只是看懂了肤浅表面的东西,不懂得人和爱情之间真正的哲理!

我和你正是反例。

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周世矜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沈荷思,高先立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周世矜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沈荷思,高先立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羊毛袜里的断指甲

羊毛袜里的断指甲

作者:周世矜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周世矜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沈荷思,高先立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周世矜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羊毛袜里的断指甲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沈荷思,高先立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